鲜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鲜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BAT已成为中国最主要的赋能集团和执政拱卫力量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2:36:53 阅读: 来源:鲜枣厂家

2015年11月21日,徽投资本董事长蔡伟应邀出席第八届中国品牌媒体高峰论坛并发表题为《国有传媒集团如何与BAT赋能集团博弈》的主题演讲。中国品牌媒体高峰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华中科大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等中国十大顶级新闻学院联合主办。参加本次论坛的有中宣部出版局张凡副局长,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教授、博导尹明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导匡文波,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陆地,湖南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兼社长覃晓光,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导余红,上海大学教授、博导张祖建,中共铜仁市委相关领导,以及来自全国报业、广电机构的两百多位领导。

尊敬的各位领导、报业和广电同仁、新闻学院专家教授,上午好:

很高兴,有机会与大家交流,过去两年,徽投资本的主要客户是国有传媒集团,现在已很少,变成以TMT公司为主,还有一些券商、研究机构,我也给政府部门提供服务,还有一些基金的业务。今天是以一个中立身份来的,按照彭总的要求提供一些参考意见,请大家批评指正:

我准备汇报五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新闻业的现状,我的看法;二是战略方向的审视;三是我们研究一下官方态度的变化;四是BAT为什么成为赋能集团;五是国有传媒集团如何与BAT博弈。

A:纯新闻业早已不再是大生意

纯新闻业早已不再是大生意,这句话,我在很多传媒集团作报告都讲过,大家听了都不爽,可这是事实。请看这张表,这是我们与一家机构在上海做的采样调查,在新闻分发市场上,微信已处于绝对垄断地位,传统报业和广电的分发只有3%。如按照资本控制来计算,BAT集团实际上已经垄断了新闻分发市场。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不仅不看报纸,也远离电视。再看财务问题,这张表,是2014年BAT与国有传媒集团的营收和利润对比,我选了浙报传媒、新华传媒、和华媒控股三家上市公司,几家之和连BAT的零头都不到了。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个关键指标,Mkt Cap,总市值,这是采样日的数据图,就更一目了然了,在商业价值创造上,我们国有传媒集团已经远远的落后于BAT。

现在,谁是我们国有传媒集团的对手?是BAT。他们击垮了我们曾经悠然自得的生意模式,抢走了我们的用户注意力、抢走了用户通路、抢走了我们的钞票。所以我们的记者失业了,要找的应该是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而不是社长台长常委部长。是不是?刘部长?

B:审视我们的战略方向

报业的价值链已崩溃,这是我们的一个核心结论。我给不少集团做顾问,其实从财务上来说,大多数报纸早就撑不住了,按照目前的速度,24个月之内,都市报将全线倒闭,东南沿海可能连24个月都用不了。我刚刚协助处理一起报纸清盘,股东财力雄厚,上周,最后一个股东完成签字,准备年底关门,全国首屈一指的周报,迅速就OVER。

那么我们来看,报业现在采取的主要策略,PC、APP、两微,主要是力图寻找连接用户的手段,这种方法行吗?不行,即使能赚钱,也是小钱,无法养活集团那么多人,新闻晨报有个女孩子,做了个微信公众号,叫石榴婆报告,现在一年收入要接近千万了,1000万养活她一个人,相当开心了,养活一个报社那是不可能的。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尹明华教授、人民大学的匡文波教授前面都讲过这个问题,他们比较委婉,我们的结论,真不行。

我们预测,在财务困境和战略困境下,大多数报业集团将会全线收缩,大量子报子刊将关闭,党报可能回归财政供养体系。

广电方面,主要是IPTV、DVB、IP、APP这四个方向,其突围路径与报业相同,面临的是同样问题。

坦率的说,我个人认为,绝大多数国有传媒集团领导人没有认清危机的来源,没有认清当前复杂的形势,还在迷迷糊糊,在战略方向设定上也有严重偏差:一是谋求自成体系,小国寡民,没有看到BAT携裹执政力量带来的巨大商业杀伤力;二是对抗BAT等巨头,幻想依靠政策托底;三是围绕BAT找零食(如微博微信),主动布局不够。

C:官方态度的变化

这20年,执政党从警惕、怀疑、惊慌、迷茫到利用,到现在,习总接班后,技术官僚已重新调整认识,现在已确定把互联网尤其是BAT作为执政拱卫力量。

这个暗线,只有很少的国有传媒集团领导人意识到了,能看到并善加利用的更少了。黎瑞刚属于此类,所以黎把马云拉来入股第一财经,黎自己完成韩正交给的任务,又拍屁股,辞职走了,他去做微鲸电视,把马云、马化腾都拉过去。当然,对于BAT来说,纯新闻业不是大生意,他们会寻找很少的标的来合作,比如此次阿里巴巴入股第一财经,入股川报集团的封面新闻项目,其主要价值诉求还是扮演执政协防角色,帮执政者处理媒体资产麻烦,以此换取官方隐性红利让渡。希望各位领导不要误判,以为新闻业的大好时光可借助BAT再回来。

这里面有几个问题:一是媒体监管部门的博弈力量的再平衡;二是监管手段的变化;三是控、管、用适度分离的监管趋势。具体需要大家自己体会。比如,网信办已经成为超级权力机构。这次习大大去美帝做客,参访团都有谁啊?鲁伟部长,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等,一干互联网大佬,我们国有传媒集团领导人一个都没带,也没带我去。

D:BAT已成为中国最主要的赋能集团

据我们根据官方资料统计,2012年到现在,中国大陆7成TMT并购事件背后都有BAT在支撑,他们为什么这么牛B?因为BAT已经成为中国最主要的赋能集团。这个马云不久前也在美国使用了这个理论,赋能。

那么BAT靠什么赋能呢?是技术的突破,这20年,由于芯片的摩尔定律,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产生了重大的突破,一是计算普及化了,计算普及催生了商业变革,二是IP协议主导TMT行业的变革,造成商业利益格局重构,包括我们报业的式微、广电的困局,都是IP协议造成的,三是TMT行业的融合速度在加快,对于媒体的定义,越来越模糊,BAT都有媒体属性,但他们赚钱主要不是靠所谓偷我们传统媒体的内容,而是持续的技术和商业创新。第四能够IP化的传统生意,未来都会被互联网颠覆掉,很不幸,我们报业、广电,还有印刷、公关和传统广告代理,都属于这个领域。

从赋能角度来看,创新企业的赋能价值,是判断其商业模式是否具有爆发性的先决条件。BAT等互联网集团增强了整个社会的计算能力,计算能力的差异直接反应了商业竞争力,比如:纸媒落后于门户,门户落后于微博等社交媒体,微博又落后于微信,是因为微信的赋能价值更大。我在上海,住在莘庄,也就是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尹明华院长原来的解放报业办公室附近,买咖啡、水果,超市购物,甚至去医院,都是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已很少用现金,昨晚肚子饿,我去锦江宾馆对面去吃酸汤鱼,结账发现没有现金,就很尴尬,幸亏老板娘掏出手机,互加微信,转账,走人,不然我还得过河对岸的贵州银行来取钱。

BAT成为中国最主要的赋能集团后,对整个社会的运作影响非常广泛,这远远超出我们国有传媒集团的能力,用户向主要赋能公司集中,是因为用户对赋能的需求要求越来越高。比如,阿里旗下的阿里云已成为计算赋能的基础设施供应商、淘宝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小企业广告投放地,在线投放,尤其是PC端,被百度牢牢控制。社交方面,是腾讯垄断,另外,社交赋能也是全球性趋势,这也是支持Facebook和微信等高估值的核心秘密。对于官方来说,BAT不仅是执政协防者,也是国家网络信息和经济安全的压舱石、创新基础设施外包商。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都是事实上的党员,只是不交党费而已。

马云不是一夜长大的,如果没有资本和技术,马云可能还在办英语补习班,资本和技术是支撑赋能型企业崛起的基础。只有资本和技术集中的公司才能有机会推进大规模的赋能创新,才能获得用户支持,这也是我们国有传媒集团斗不过BAT的核心原因,即使是目前放开体制,我们也机会渺茫了,这个大势一定要看清楚。

E:国有传媒集团如何与BAT赋能集团博弈?

那么我们国有传媒集团面对如此可恶的BAT赋能集团,就只能举手投降了吗?当然不是,即使我们投降,执政党未必会批准。

我们国有传媒集团必须立足于和BAT长期博弈,贴身博弈,在战略设定上,我给出一个路线图,供各位集团领导参考:

一是要进入资本跑道,没上市的要尽快上市,能整体上市的不要分拆,不管是借壳还是IPO,都可以,上不了主板,新三板也行,反正一定要上市。当然,这有政策难题,可是浙报杭报不也做到了嘛!事在人为。几年前纸媒有线网络估值很高时,我们没上去,现在一定不能再迟疑。

二是抓紧时间窗口,利用上市公司平台,定向增发,购买资产,购买什么样的标的资产,首选是平台型公司,如新浪微博,它其实是非常好的标的,120亿就能拿下,此前我给三家大型传媒集团提供过方案,他们领导最终还是风险太大,现在阿里已经不让了,要全资拿下。二是拥有充沛现金流的公司,有利于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标的,如边锋浩方,巨人网络等,边锋浩方已经被高海浩社长拿走了,巨人私有化回A股,还有机会。三是拥有领先性技术的公司,如科大讯飞等,这需要发起战略性并购。有领导问没钱怎么办?这个想法太土!只要你想干,财务就是技术问题。

三是要抓紧权力变现,我多次说过,我们国有传媒集团的核心优势不是新闻,不是内容,而是隐性权力,这个权力是执政党让渡给我们的红利,一定要用好,体量靠前的几家,最终都会成为投资控股集团,要成为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者,如果看不到这一点,我们就难以实现以资本驱动增长。我们利用隐性权力,拿到的项目,再与BAT合作,互惠互利,把权力转换成股权权益,或者直接投资,或者最后放到上市公司盘子里,利用资本杠杆放大价值,比如,湖南日报报业集团的覃晓光社长前面发言,谈到的买地盖楼上市,我非常赞赏。我们很多集团花了那么大精力去做微信公众号,为什么不去投资徐达内新榜这种公司呢?在与BAT的流量交易和权力转换上,我们国有传媒集团肯定比徐达内有优势。在基金方面,我举几个具体案例,东方网,徐世平最近牵头设立的马赛资本,10个亿的盘子,首期参与了沪江网10亿元的定增,如果上交所明年战略新兴板能上,他这笔投资至少赚6倍,还能在业务协同上获得战略价值。浙报传媒出资1亿参与孚睿基金,广州日报的粤传媒设立了德粤基金,5个亿的盘子,湖北日报楚商互联网+产业基金,盘子10个亿,中南传媒的泊富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盘子5个亿。上报集团的八二五新媒体产业基金,盘子是12个亿,是与元禾资本合作的,华映资本在管理。这些基金大部分都委托专业团队管理,这个思路是完全正确的。

我们国有传媒集团的困难是巨大的,但前途绝非一片黑暗,只要共产党不倒台,我们就有饭吃。我今天就汇报到这里,请领导批阅。。

名医汇

网上挂号官网

医生在线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