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鲜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科创战略突破口到底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6:47 阅读: 来源:鲜枣厂家

上海科创战略突破口到底在哪里

王泠一: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提出了“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的战略要求。几乎是在同一时期,中国科学院也提出了自我改革的纲领性目标。如提出到2030年要打造成四类科研机构,即“创新研究院、卓越创新中心、大科学研究中心、特色研究所”。我注意到:特色研究所的基本功能侧重于服务社会可持续发展和保障改善民生,研究方向主要围绕不可或缺的特殊需求领域和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交叉研究,以及长期观测、持续积累的基础性工作。这是否意味着科技进步和科创战略离人民生活以及服务社会的距离更近了?  朱志远:科技跟我们现代生活离得并不是那么遥远,如现在的iPhone手机或是智能手机,本身就是科技进步的产物。我在国外留学用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超级计算机,其功能大概连现在的三分之一还不到。所以科技跟社会生活是密切相关的。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两会”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就谈到,要消除科技创新中的“孤岛”现象。而“孤岛”上的科技生态,呈现一个自我循环的封闭体系;虽然在关键点有一些突破性的科技成果,但光靠岛上的人输送,还不足以承载社会发展的要求。要把科研的“孤岛”打通,自然就需要成系统的科创转化链条。创新是要烧钱的,我们带有国有属性的风险投资,大多缺乏长远的观念和布局,缺少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投资意识。往往年初投下去,年底就要见收益。至于民间投资,很多企业家虽很乐意投项目,可是因为缺乏专业团队和科技中介服务,影响其投资意愿。这就需要成熟的科技中介服务团队,为科创走出孤岛搭桥。

科技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的模式,应该有一个新的调整方式。就如习总书记所讲的:要把科技资源,项目、人才、设备,能够转起来流动起来,能够产生新的生产力,对于经济社会发展,对于广大百姓的生活起到积极的作用。我认为这方面特别要强调,创新如何能够溢出?即给社会产生更多的经济意义。其实创新创业要紧密结合起来,光有创新没有创业,靠研究所科研人员办企业办公司,是不行的。研究所以后不宜自己直接去兴办企业、办公司,更多地应该是把技术溢出,通过社会化、专业化的创业团队,能够把发展成果释放出来。我们一直讲科技创新生态系统,我个人理解创新和创业,这两个轮子一起要能够同步走,后者跟政府也好、社会也好,是跟大众密切相关的。同时,创业本身跟过去的模式也不一样。今天创业的模式从一个想法开始就有很多并联性的研究,马上就想到将来会在哪些方面有一些应用,所以不是一种简单的串联,前面有一步再做后面的。  王泠一: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及地区,城市总是经济硬实力和科技软实力的最主要载体。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和西方国家相比,科技资源的集聚更容易存在于中心城市的中心城区。这自然和机构集结、资金支持、国际交流、交通便利、生活品位、创新氛围等领军人才所需要的创新土壤要素密切相关。如上海西南区域54平方公里、人口108万的中心城区徐汇区,就拥有上海交通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复旦大学枫林校区等国家级科研单位及国家级漕河泾高新技术开发区;多达105位“两院”院士在此工作和生活,而香港不过拥有18位“两院”院士。同时徐汇还是医疗大区,三甲医院拥有数为上海之最。从全国范围内看中心城区,只有北京的海淀区能够和上海的徐汇区相媲美。结合国际经验和我国国情,我认为中心城区是科创战略的主战场。  朱志远:从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角度看,徐汇区的科技创新氛围,在上海中心城区里面有独特的优势。分院在上海一共有18个研究机构,其中就有11个分布在徐汇区。就徐汇区域集聚的研究机构研发功能来讲,涵盖生命科学与技术、有机化学与合成材料、宇宙新系空间探测及应用这三大领域;其实这三大领域从科创本身来看,可以产生很大效应。  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区域概念来讲,创新体系的基本雏形要素也在中心城区,这也是徐汇的特点。我看了一下徐汇的科技投入水平还是很高的,即7%;国家和上海是3.3%。徐汇在整个经济投入上的科技投入比重还不只是高一点,但是怎么投?用怎样的机制投?这是科技体制改革和科创战略设计面临的新课题。未来徐汇要把科技创新力、文化影响力、产业竞争力提高到领先目标,理应充分发挥出区域的特点和特色优势。我想这个目标最后是让徐汇能够在上海科创战略中,成为一个重要的功能性枢纽。  王泠一:从科技成果转化需求的角度看:徐汇的特点和优势还有总部经济。总部经济作为上海中心城区都市发展的“标配要素”,徐汇目前超过了100家。徐汇区的创新能力,可说是上海中心城区的缩影;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互联网++”时代的科创优势,未来将更具有核心竞争力和产业化前景。  朱志远:“互联网++”这个概念大家都在谈,但“互联网+”是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包括“工业4.0”,其实就是现代制造业加上信息业的深入融合。地处漕河泾开发区的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所也有这方面的优势,从数据的感知一直到数据应用,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科技产业的发展新路径。  同时,现代服务业有一个很重要的领域,我管它叫做公众健康,公众健康真的非常重要。我们给上海科委做了未来十年上海市科技发展的方向建议,其中花了很大篇幅讲公众的健康,包括老龄化社会等方面,有很多可以用来产生新的专业服务业产业。中科院上海分院在徐汇还有枫林生命科学联盟和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国家在未来发展要以企业为主体建立若干的产业园,我们两个联盟都已建立起来。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要进一步考虑如何把它做强。  智慧城区的发展值得关注。“智慧”字眼媒体上也提了不少,未来很重要的方向就是智慧服务,这是非常有未来市场前景的。如提供机器人服务的中国科学院相关机构已经产生了上市公司,现在上海也要围绕长三角服务机器人产业。我近日看了一个“如何做服务机器人”的报道,英国科学家在讲未来的服务机器人能够替代厨房里面的厨师。这就可以解决老龄化碰到的很多问题,这个产业可以发展出来。在老龄化社会里面,智慧服务非常有前景。  当然还有文化创意产业,徐汇在这方面已经有很好的基础,文化创意人的创意很重要。现在上海科技大学刚好在徐汇,所以我们想培养人才如何和文化创意结合起来。今后发展的质量都取决于是否有很深的科技创新内涵在里面,从这个角度来讲文化创意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想法。如就文化创意产业集聚的徐汇滨江来讲,就是要用大数据、用新的信息化手段来打造,要求都非常高。科技创新是有关联度的,能够密切联动起来,就能为中心城区现代服务业增加更多的科技内涵。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